新疆和田:沙漠边缘的绿皮“小慢车”

新华社2017-12-07 15:07:45

乘坐喀什开往和田的7557次列车的乘客坐在车厢里(11月24日摄)。乘坐喀什开往和田的7557次列车的乘客坐在车厢里(11月24日摄)。

新华社乌鲁木齐12月7日电(记者关俏俏 赵戈)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每天9时28分和10时35分,会有一趟喀什-和田对开的绿皮火车。这趟列车全程485公里,连接起和田、喀什两大绿洲,成为两地百姓的求学路、就业路、探亲路……

这趟全程只需7个小时的火车被喻为沙漠中的“小慢车”,比起曾经赶着毛驴、开着汽车吃风沙的日子,这趟经济又实惠的列车让两地居民感到高兴。

喀什-和田对开的绿皮火车行驶在喀什地区叶城县和和田地区皮山县之间的风沙区(11月26日摄)。为了防止流沙,铁轨两侧已经设置了绿色的防砂帐。喀什-和田对开的绿皮火车行驶在喀什地区叶城县和和田地区皮山县之间的风沙区(11月26日摄)。为了防止流沙,铁轨两侧已经设置了绿色的防砂帐。

列车车头为东风11型内燃机车,车体为25B型,这种组合在日新月异的中国铁路运输业中实属罕见。整列火车19节车厢,硬座票价仅需28元,平均每公里不到6分钱,因此它也被称为中国最便宜的列车。

在和田火车站,乘客通过地下通道准备登乘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11月25日摄)。在和田火车站,乘客通过地下通道准备登乘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11月25日摄)。
在喀什火车站,乘客准备登乘和田的5809次列车(11月25日摄)。在喀什火车站,乘客准备登乘和田的5809次列车(11月25日摄)。
在由喀什开往和田饿5809次列车上,乘务员正在为旅客摆放行李(11月24日摄)。在由喀什开往和田的5809次列车上,乘务员正在为旅客摆放行李(11月24日摄)。
在喀什火车站,准备乘车绿皮“小慢车”的乘客正通过打牌来消磨时光(11月23日摄)。在喀什火车站,准备乘车绿皮“小慢车”的乘客正通过打牌来消磨时光(11月23日摄)。

位于新疆最南端的和田地区,长期以来,由于交通不便,这里的居民出行很不方便。2011年6月,首趟“和田玉龙号”旅客列车正式开行,结束了和田地区不通火车的历史,极大地改变了南疆居民的出行方式。2016年底,这趟列车再次调整,增加套跑次数,方便当地群众。

家住和田地区皮山县的买买提·阿皮孜坐在由和田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上(11月25日摄)。今年77岁的他是第一次坐火车,他准备去喀什地区泽普县探亲。家住和田地区皮山县的买买提·阿皮孜坐在由和田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上(11月25日摄)。今年77岁的他是第一次坐火车,他准备去喀什地区泽普县探亲。
家住和田地区皮山县的赛迪艾合买提·克齐科坐在由和田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上(11月25日摄)。今年他坐火车前往阿克苏地区拾棉花,在三个月的拾花季里,收入一万多元,这超过了他原先一年的收入。家住和田地区皮山县的赛迪艾合买提·克齐科坐在由和田开往喀什的5810次列车上(11月25日摄)。今年他坐火车前往阿克苏地区拾棉花,在三个月的拾花季里,收入一万多元,这超过了他原先一年的收入。

绿皮“小慢车”上能见到各种各样的人:18岁的阿迪拉·阿卜都艾尼坐着火车去喀什市求学;在南疆打工30多年的蒋态德坐着火车往来莎车与皮山揽工程;34岁的艾克拜尔·哑森坐着火车去和田县上班;77岁的麦麦提·阿皮孜坐火车把自家种的核桃、石榴带给泽普县的亲戚……

在由喀什开往和田饿5809次列车上,来自喀什六中的学生正在休息(11月24日摄)。每个月这些同学们回放一个小段假,他们会优先选择坐火车回家。因为坐火车安全票价也很低廉。在由喀什开往和田的5809次列车上,来自喀什六中的学生正在休息(11月24日摄)。每个月这些同学们会放一个小短假,他们会优先选择坐火车回家。因为坐火车安全票价也很低廉。
在由喀什开往和田饿5809次列车上,一位乘客正在看手机,另一位乘客正在休息(11月24日摄)。在由喀什开往和田的5809次列车上,一位乘客正在看手机,另一位乘客正在休息(11月24日摄)。
在5809次列车上,一位小乘客瞪大眼睛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11月24日摄)。运行缓慢价格低廉的绿皮车正改变着过往的每一位旅客。在5809次列车上,一位小乘客瞪大眼睛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11月24日摄)。运行缓慢价格低廉的绿皮车正改变着过往的每一位旅客。

在5809次列车上,旅客在车厢上需找自己的同伴(11月24日摄)。在5809次列车上,旅客在车厢上需找自己的同伴(11月24日摄)。

在5809次列车上,旅客在车厢上休息(11月24日摄)。在5809次列车上,旅客在车厢上休息(11月24日摄)。

刚从阿克苏采棉回来的皮山县农民皮孜·艾合麦提说,火车让他打工的机会多了,他不再守在家门口做卖红枣的小生意,而是坐着火车去千里之外的阿克苏采棉,夫妻俩两个月就能赚回1.5万元。

36岁的买买提·阿布杜外力带着大女儿自和田到莎车省亲。和田到喀什的这条路他十分熟悉,跑了多年大班车的他告诉记者,如今火车通了,票价也便宜,没有什么人坐班车了,于是他转行在驾校当教练。

在5809次列车上,列车员苏比努尔·塔叶尓正在上岗中(11月24日摄)。原先是名护士的苏比努尔·塔依尔应聘成为列车员不到半年,从刚开始的不理解到现在,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岗位。在5809次列车上,列车员苏比努尔·塔叶尔正在上岗中(11月24日摄)。原先是名护士的苏比努尔·塔叶尔应聘成为列车员不到半年,从刚开始的不理解到现在,她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岗位。
5809次列车正通过叶城县至皮山县的风沙区时,苏比努尔·塔叶尓正在打扫车厢里的傻子(11月24日摄)。5809次列车正通过叶城县至皮山县的风沙区时,苏比努尔·塔叶尔正在打扫车厢(11月24日摄)。

在5809次列车上,列车员苏比努尔·塔叶尓正在给车厢加煤(11月24日摄)。由于绿皮车还是使用比较老旧的25B型车体,列车供暖只能通过烧煤来实现。这对列车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5809次列车上,列车员苏比努尔·塔叶尔正在给车厢加煤(11月24日摄)。由于绿皮车还是使用比较老旧的25B型车体,列车供暖只能通过烧煤来实现。这对列车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46岁的乘务员秦保华自2006年起就在火车上工作,她说,这趟车尽管条件有限,但是百姓最需要的。

一窗之隔,人们自五湖四海来又奔四面八方去。短短6年,奔跑在沙漠边缘的绿皮“小慢车”已经发送旅客近1500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