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摩苏尔记:一顶帐篷

新华社2017-03-27 16:53:18

新华社巴格达3月27日新媒体专电(记者程帅朋 报道员哈利勒·达伍德)连日降雨,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里泥泞不堪,低洼处积水没过脚面。

2017年3月23日,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人们领取援助物品。(新华/路透

这座安置营地位于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南20公里处,是很多摩苏尔平民逃亡的主要中转站。随着摩苏尔战事趋紧,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家园,来到这个营地。

穿过土路,翻过碎石堆,几座被炸毁的建筑孤零零地杵在那里,孩子们在附近追逐打闹。一座建筑的废墟旁,有一顶破旧的帐篷,哈桑·瓦哈卜一家围坐在帐篷边吃午饭。

3月19日,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报道员哈利勒·达伍德摄)

瓦哈卜一家原本住在摩苏尔西北部的祖马尔镇,离伊拉克和叙利亚边境不远。2014年初,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领祖马尔镇,瓦哈卜带着一家17口人逃到摩苏尔市内的里哈尼亚村。

3月23日,摩苏尔难民在泥泞中行走。(新华/法新)

没想到“伊斯兰国”紧随而至。2014年初夏,几百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进攻摩苏尔,数万名守城政府军士兵全面溃退,极端组织轻易掌控了这座城市。从此,摩苏尔民众的平静生活被打破。

瓦哈卜家的舒阿卜今年20岁,“伊斯兰国”打过来的时候他还在读高中。“极端组织统治下,所有人都不能自由活动。男人必须穿规定长度的袍子,女人要穿全黑的袍子,戴上遮住脸和眼睛的面纱,”舒阿卜说,“任何违反他们规定的行为都会受到惩罚,比如抽烟,如果被发现,会被罚款、拘禁,甚至被切掉手指。女人要在丈夫或兄弟的陪同下才能出门,否则她的丈夫就要受到鞭刑,至少要挨30下鞭打。”

2016年11月6日,在伊拉克摩苏尔南部的哈马姆阿利勒,难民们逃离战火前往安全地带。(新华/路透)

遇有平民试图逃跑,“伊斯兰国”使用暴力手段加以阻止,逃跑的人如果被极端分子抓住,就会被砍手、甚至砍头。

“武装分子封锁了摩苏尔,我们根本逃不出去,整个城市成为巨大的监狱,我们都成了囚犯,”瓦哈卜说。

迫于内外压力,伊拉克政府于2016年10月发起收复摩苏尔的军事行动。今年1月底,政府军收复摩苏尔东部城区;2月下旬,政府军开始收复摩苏尔西部城区,目前控制西城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区。不过,西城巷道狭窄,建筑密集,易守难攻,仍有数十万名平民被困其中。

3月24日,摩苏尔难民在逃往难民营途中休息。(新华/法新)

当政府军攻到里哈尼亚村附近时,瓦哈卜一家趁机逃了出来,几经辗转,十几天前来到哈马姆阿利勒安置营地。

3月23日,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难民聚集在一顶帐篷内。(新华/路透)

可是营地人满为患,瓦哈卜一家没能住到营地的帐篷里,便在离安置营不远的空地上自己搭建帐篷。帐篷前的空地成了家里几个孩子玩耍的场所,一个小女孩的手冻得通红,她手里攥着几个椰枣,不时啃一口。

3月19日,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一名小女孩手中的椰枣。(报道员哈利勒·达伍德摄)

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是摩苏尔周边安置营中条件较差的一个,由于距离摩苏尔西城最近,从摩苏尔撤离的许多平民还是会先到这里休整,然后前往摩苏尔东部城区投靠亲戚。瓦哈卜一家原本不是摩苏尔市民,在摩苏尔没有亲戚朋友,只能选择留在哈马姆阿利勒营地。

3月19日,伊拉克哈马姆阿利勒难民营,4岁的男孩穆斯塔法照看自己6个月大的弟弟。(报道员哈利勒·达伍德摄)

这一家老小,最小的孩子才6个月大,都挤在这顶不大的帐篷里。初春的摩苏尔经常下雨,夜里气温降到摄氏十度以下,不知道他们还要在这里挨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