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拉票席卷朋友圈,投不投?

新华社2017-01-20 14:03:44

原:年末拉票席卷朋友圈,你投不投?

新华社长沙1月20日新媒体专电(记者谢樱)每到年末,微信朋友圈等网络拉票、投票又开始“井喷”,甚至呈席卷之势,让不少网民反感、厌恶。原本私密、个人的微信朋友圈,在拉票等现象的侵扰下充斥着功利色彩,更面临着情与理上的双重压力。

无可奈何的朋友圈“拉票”

“以前是‘不转不是中国人’,现在是‘不投不是真朋友’。”长沙理工大学大三学生刘斐然说,从“最萌宝贝”到“小学生作文大赛”再到“最佳员工”,各类投票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朋友找你帮忙,你总不能视而不见吧,帮的话又觉得怪怪的。”刘斐然说,自己刷朋友圈的频率都没以前高了。如果朋友没事在群里吆喝,“我基本上就选择‘潜水’,不然朋友开了口你又不好拒绝。”

“有些人为了拉票,会先在群聊里面发个红包,等红包被领完他再说投票的事。所谓‘拿人手短’,抢了红包也不好意思拒绝帮忙了。”长沙市民田原说。

“各种投票鱼龙混杂,有的比赛无论从组织机构、参赛水平、评比内容上看根本就搬不上台面。”长沙市民刘如斯说,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商业摄影机构或者某小众论坛发起的网民摄影竞赛,“那些参赛照片一眼看上去就没有太高的水准,名次靠前的甚至让人匪夷所思,这种单靠投票决定胜负的投票有什么意义?”

而且,事情不止“动动手指来投个票”那么简单。“投票页面打开之后基本全是广告,拉到页底还找不到投票处,最后一栏显示‘请先关注公众号再投票’。最近微信里莫名其妙多了好多陌生公众号推送广告信息,基本都是为了投票加上的。”刘如斯说。

一些“机智”的网民也有“对策”。“我一般都是一投完票就赶紧取消关注,这样既能完成人情,也可保证朋友圈不留‘再次骚扰’的后遗症。”刘斐然说。

为了不让投票者“投完即撤”,不少公众号拉长“战线”,比如将投票规则设置为“每个微信号可头投10票,一天一票”。“原本看似简单的投票俨然成为一场马拉松长跑……朋友会连续10天轮番轰炸提醒你。”田原说。新华社图表:漫画:“绑架” ,新华社发 程硕 作

  新华社图表:漫画:“绑架” ,新华社发 程硕 作

裹挟利益的投票乱象

抱怨的同时,一些网友又不可避免地化身为“拉票族”的一员。

刘斐然告诉记者,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年的省级百优十佳社团评选活动,投票持续21天,需要关注两个微信公众号,每人每天可以投5票,网上投票结果占评比的50%。

“作为学校法学协会宣传部的负责人,拉票于公于私都无从推卸了。”刘斐然说,那段时间每天给自己定闹钟,不仅自己投,还提醒社团里的同学、发动身边的朋友帮忙投票。“我每天都在各个微信群里转发投票链接,还要群发给自己的微信好友,虽然知道这样很讨厌,但一想到网上投票占一半的比重,就只能厚着脸皮了。”

他还积累了一些小秘诀:“一般群发的话几乎等于‘白发’,私聊的话效果会好一点,一是显得你比较有诚意,二是你的朋友会觉得他的帮助有意义。但是这种‘帮助’也是帮一次少一次,毕竟友情经不起透支,那次活动搞完后我就被两三个群踢出了群聊。”刘斐然极为无奈地告诉记者:“我再也不想参与这样的投票、拉票了。”

“投票的意义应该是让广大公众用自己的眼光、标准,给予竞赛一个更为公平的评判、衡量,反映的是一种民意。但如今的朋友圈投票已经沦为一种不胜其烦的‘人情绑架’。”湖南师范大学教授丁加勇说。

朋友圈拉票、投票背后,隐藏的是商业利益。“业内人士都知道,投票现已成为公众号发展的一个‘吸粉’捷径。”一位经营着数个商业公众号的管理人员张先生告诉记者:“公众号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经营‘标配’,是一种广告、营销推销手段。”

“粉丝”数量就代表着“经济效益”。为了吸粉、扩大影响力,关注送礼品、免费打印照片的方式层出不穷。“而最为经济、快速的方法就是搞比赛,让参赛选手去为你拉票、吸粉。”张先生透露,因此朋友圈上各种比赛如雨后春笋,有的比赛“只要有人愿意参赛,没有报名审核、水平鉴定,人数越多越好。”

“情与理”的双重压力

“每当点赞或者投票,都意味着个人信息进行一次网上‘裸奔’。为了投票进入公众号时,微信都需要授权读取登录人的头像、昵称等相关信息,有的投票看似为了公平公正而需要填写真实姓名、手机号码,这些实质上都趁机‘盗窃’了个人信息。”张先生说,现在网络信息安全尚且薄弱,朋友圈投票需要谨慎。

“看似无伤大雅,但无门槛、无底线的朋友圈投票,带来的是人情的无限透支、投机取巧的商业竞争。”丁加勇说。

“朋友圈投票养肥了一批‘水军’、刷票公司,这不仅对正规网络评选有不利影响,同时也会助长社会上的造假风气。”张先生认为,对于收集个人信息的投票行为,应当引起网络主管部门的重视。

北京市人大代表孟凡就曾提出《关于加强对网络、微信投票管理的建议》,认为选举单位在举办微信投票前应评估必要性、公平性和代表性,同时也要制定严格的投票规则,监督投票过程中的异常情况、畅通公众监督举报渠道。

对于如何规范朋友圈投票,中南大学社会学教授李斌建议:“如发起朋友圈投票可以设置一定门槛。什么样的比赛有投票的意义、适合对内或者公开的投票方式,平台管理者需要进行商榷和审定。”同时,李斌表示,要切断投票与公众号“吸粉”的必然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