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旅游局掀起最严景区“整肃风”引关注

新华社2016-12-06 21:33:18

原标题:这些4A级景区为什么会被摘牌?国家旅游局掀起最严景区“整肃风”引关注

; ; ; ;;新华社天津12月6日新媒体专电 367家A级及以下景区受到不同程度处理、55家4A级景区被摘牌……日前,国家旅游局公布的一组景区整治行动的数据引起网友关注。记者梳理发现,这些被处理景区存在的问题涉及管理、服务等多个方面,其中安全管理不到位、厕所环境卫生条件不合格、市场秩序混乱、基础及服务设施不足等是多数被处理景区的通病。

367家旅游景区受查处 网友好评景区整肃

根据国家旅游局通报,继河北、吉林、江苏、浙江和安徽5省份今年10月率先取消10家4A级景区资质后,全国31个省区市均已完成对本地4A级及以下景区检查。截至目前,共有367家4A级及以下景区受到摘牌、降级、严重警告、警告、通报批评等不同程度处理,107家景区被摘牌,其中包括55家4A级景区。

在国家旅游局督促和指导下,今年下半年,全国各地旅游部门启动了对全国4A级及以下景区的集中复核检查。其中,共有255家4A级景区被处理,占全国4A级景区总量的9%;其中62家4A级景区被取消及降低了等级,占被处理4A级景区的24%。

从地域来看,东北地区治理整顿力度最大。继10月份吉林省率先取消了4家不合格4A级景区资质后,此次黑龙江和辽宁又有8家4A级景区被摘牌。其中,黑龙江取消了5家4A级景区资质,另有5家4A景区被降级、22家4A景区被警告;辽宁取消了3家4A级景区资质。

此外,辽宁、黑龙江、河南、江苏、吉林和四川等6省本次处理A级景区超过20家,另有福建、安徽、湖北、广东、湖南、内蒙古和海南等7省处理A级景区超过10家。

此次由旅游主管部门掀起的景区“整肃风”引发网友持续关注,并获得好评。很多网友表示,这些A级景区本是社会公认的旅游景区品牌,但由于种种原因部分景区的软硬件服务已经达不到要求,取消这些徒有虚名、不符合要求的景区资质势在必行,将有利于促进和敦促景区不断改进服务、提升品质,更好为消费者服务。

被查景区存共性问题:管理乱 厕所脏

据国家旅游局通报,这些被处理景区存在的问题涉及管理、服务等多个方面。记者注意到,安全管理不到位、厕所环境卫生条件不合格、市场秩序混乱、基础及服务设施不足等是多数景区被处理背后的共性原因。

一是安全管理不到位。以北京市朝阳区中华民族园、平谷区京东大溶洞等2家4A级景区被摘牌为例,北京市旅游委表示,这两个景区被摘牌主要是因为景区安全不合格,或发生了安全责任事故,或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管理混乱。担任贵州多家旅游公司顾问的温建勋说,游客出行游玩,安全是第一位的,安全管理不到位必然会给游客留下不好的印象,从而影响景区客流量。

二是厕所环境卫生条件不合格。如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九龙洞景区就因厕所整体布局不合理、数量不足、内部环境较差,被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取消4A级资质。网友“西郊雨”说,厕所环境不仅事关游客旅游体验,更关系到景区所在城市的外在形象。补齐公厕短板,是景区实现可持续发展绕不过去的“坎”。

三是市场秩序混乱。以福建省厦门海沧大桥旅游区为例,该景区因多处场所已对外承包变更为餐馆、SPA等项目,游客中心功能缺失等原因,被取消了4A级资质。网友“小辣椒”说,旅游市场秩序混乱,最终受伤害的还是普通游客,希望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把那些影响旅游品质提升的“害群之马”及时清理出去。

四是旅游基础及服务设施不足。2014年挂牌成为4A级景区的甘肃省酒泉市富康梦天堂景区,是此次被摘牌的55家4A级景区之一。记者从酒泉市旅游局了解到,该景区被摘牌的主要原因是一些建设项目没有按期完成,影响到景区功能的发挥。景区办公室一名负责人表示,他们将力争早日完成建设任务,然后重新申请成为4A级景区。

旅游景区整治没有完成时

西北师范大学旅游学院教授王三北说,近年来,随着我国旅游景区建设的不断发展,旅游景区数量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诸如“重建设、轻管理”“重硬件、轻软件”等问题,例如在申请时硬件是达标的,但挂牌后管理跟不上,经过几年运行,一些设施陈旧或损坏,没有及时更新;在日常运营中服务跟不上,导致游客旅游体验不佳。

专家认为,国家旅游局的这次景区整治行动,表明我国旅游景区已进入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的新阶段,对促进旅游景区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告诉记者,现有旅游景区的评价标准是2001年开始逐步推行的,当时设立这个标准的主要目的,是扩大我国景区的市场影响力,提高旅游质量。但是,由于景区的管理需要长期人财物投入,这种基于景区的资源和评价对旅游景区进行评定的做法,也暴露了“重推广、轻管理”的缺点。

安徽大学旅游系副主任李经龙说,国家这次的大力度整顿行为,旨在提高各地方政府的责任意识,主要是起警示作用,督促各地方建立长效的监督机制。此外,除了警示作用,国家应该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可以设置更高级别的6A景区,增加地方政府的动力,调动其积极性,使景区的发展永远在路上,而不是一劳永逸啃老本。

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宝义认为,旅游景区整治行动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尽快修订出台新的《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不断规范A级景区复核监管工作,使其尽快实现有章可循、有法可依,让景区监管逐步走向制度化和常态化。

刘思敏说,下一步建议实行专项整治与动态管理机制相结合的手段,有进有出,对符合标准的景区挂牌,对不符合标准的景区及时摘牌。王三北建议,旅游主管部门今后在对景区进行常态化和制度化监督的同时,还可借助微博、微信等网络平台,畅通游客监督举报渠道,及时回应游客诉求,通过外部力量推动旅游景区不断提升服务水平。(采写记者:张华迎 王衡 汪军 孙琪 张紫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