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谈得咋样?

新华社2017-01-26 09:50:25

新华社北京1月26日新媒体专电(记者周良 杨臻 闫亮)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联合发起的叙利亚问题会谈24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结束。上述三国代表团在会谈结束后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建立叙利亚停火联合监督机制。

观察人士认为,俄土伊三国如果能利用其影响力向叙冲突各方施压,促使脆弱的停火得以维持,有望为下一阶段各方展开政治对话打下基础。不过,鉴于叙利亚局势的复杂性,这个国家能否走上和平之路仍需观察。

 1月23日,为期两天的有关叙利亚问题会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拉开帷幕。(新华社发奥斯帕诺夫摄)

   1月23日,为期两天的有关叙利亚问题会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拉开帷幕。(新华社发,奥斯帕诺夫摄)

【会谈取得一定成果】

除俄土伊三国代表团外,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和叙反对派武装代表团也参加了此次由哈萨克斯坦方面主持的会谈。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和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克罗尔作为观察员出席了会谈。

本次会谈的主要目的是巩固和延长叙政府和反对派于去年底达成的停火协议。本次会谈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俄土伊三国将建立叙利亚停火联合监督机制,以保证停火协议的全面实施。

其次,会谈决定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分割开来,坚持共同打击极端组织。叙媒体人士马希尔·伊赫桑指出,有关各方形成联合反恐的共识,将迫使一些处于“灰色地带”的反对派武装不得不做出选择:要么接受停火协议,要么被归为“恐怖组织”,遭到打击。

第三,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阿斯塔纳会谈让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加入谈判进程,这样就会让谈判进程变得更加具体和更有前途。

这就是说,阿斯塔纳会谈之后,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会谈将变成叙政府同所有反对派之间的谈判,而不像过去那样,只是同部分反对派的谈判。参加此次会谈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代表团共有50人,他们来自13支反政府武装。

叙利亚政治分析人士达努拉认为,阿斯塔纳会谈是解决叙利亚危机的重要一步。

【和平前景尚不明朗】

从此次和谈中叙政府与反对派的表态看,双方矛盾依然尖锐,未来,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并非坦途。

叙反对派代表团团长阿鲁什对媒体表示,反对派希望强化停火协议的执行。只有在停火协议得到进一步执行的情况下,反对派武装才会与政府进一步谈判。他还表示,叙利亚政治进程只有在总统巴沙尔下台以及伊朗支持的武装撤离后才会开启。

1月23日,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团长阿鲁什(中)出席在阿斯塔纳举行的叙反对派武装与政府的和谈。(新华社/法新)

  1月23日,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团长阿鲁什(中)出席在阿斯塔纳举行的叙反对派武装与政府的和谈。(新华社/法新)

观察人士指出,阿鲁什提出的巴沙尔下台、伊朗从叙撤离武装人员等要求,触到了叙政府的“红线”。此前,叙利亚官方已多次表示,在任何谈判中,巴沙尔去留问题都不在讨论之列。

在巴沙尔去留问题上,叙反对派同叙政府的矛盾难以调和。

此外,叙政府代表团团长贾法里24日表示,如果反对派武装继续封锁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居民的水源地,政府军会继续对反对派武装展开军事行动。此外,叙政府代表团对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是否值得信任表示怀疑。

1月24日,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团长贾法里在阿斯塔纳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言。(新华社发,奥斯帕诺夫摄)

  1月24日,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团长贾法里在阿斯塔纳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言。(新华社发,奥斯帕诺夫摄)

俄罗斯军事专家尼基坚科认为,在看待阿斯塔纳会谈给解决叙利亚问题带来的前景时既要乐观也要谨慎,叙利亚问题的谈判将是一个复杂漫长的过程。

俄土伊三国本希望在会谈结束后签署一份旨在实现叙利亚国内和平、彻底停止内战的三方协议,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如何实现停火,如何将恐怖组织与反政府武装区分开来和如何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不过,由于各方未能就协议内容达成一致,协议最后流产。

早在会谈结束前,叙利亚反对派代表阿里迪就暗示,计划签署的这份协议与此前就叙利亚问题达成的协议内容不符,反对派武装不可能废除此前达成的协议并重新签署新协议。此外,他还指责参加会谈的各国只考虑本国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