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神枪,没有国旗和国歌的奥运金牌

新华社2016-08-11 10:54:26

阿尔德哈尼的这位奥运金牌有点苦涩的味道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8月10日体育专电 人物:孤独神枪,没有国旗和国歌的奥运金牌

新华社记者林德韧 李铮

胸前挂着梦寐以求的奥运金牌,获得里约奥运会男子飞碟双多向冠军的49岁科威特老将阿尔德哈尼心理五味杂陈,望着奥林匹克五环旗升到最高点,嘴唇亲吻着这来之不易的金牌,但他的眼神里却藏着落寞。观众席上飘扬着各国的国旗,此起彼伏的加油声剜到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片,他的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金牌拿了,祖国在哪里?

“我无法形容我在领奖台上的心情,我拿到了奥运冠军,奥运金牌,在奥运会上得到了最高荣耀,但我没有办法升起国旗,这种感觉太伤心了,我没法不哭出来,“阿尔德哈尼说。

1989年开始征战国际赛场的阿尔德哈尼见过了太多的风浪,但这一次,他无能为力。在领奖台上的他使劲捶着胸,仿佛在告诉他的同胞们:看,我为我们国家拿到了奥运金牌。他的伤心有充足的理由,因为那是科威特40年奥运参赛史上,拿到的第一枚金牌。

科威特奥委会被禁赛一事还要追溯到去年年末,当时国际奥委会认定科威特政府违规干预科威特奥委会的工作,决定对其实行禁赛。虽然科威特一度把官司打到瑞士法庭,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没能胜诉。作为科威特最著名的运动员之一,阿尔德哈尼不得不带着“奥林匹克独立运动员”的标签征战赛场。

“我想把我的金牌献给祖国,但我们被禁赛了,所以我只要把这份喜悦留给自己,”他说。“神枪”在比赛中几乎弹无虚发

  “神枪”在比赛中几乎弹无虚发

阿尔德哈尼是一名科威特军人,熟悉飞碟射击的人们对他的名字并不陌生,在两年前的仁川亚运会上,他还代表科威特夺得了银牌,那次夺金的,是中国名将胡斌渊。在近30年职业生涯中,阿尔德哈尼经历大小阵仗无数,来到里约之前,他的得意之作是在2000年和2012年的各一枚奥运铜牌,以及1994年广岛亚运会金牌。

事实上,很少有人预料到阿尔德哈尼能够夺冠。在资格赛上,他的成绩并不理想,与包括胡斌渊在内的其他两名选手进入加赛,角逐最后一个前六名决赛名额。最终他涉险过关,并在决赛中一路势如破竹,战胜来自意大利、英国等诸多世界级高手,拿到了这枚宝贵的金牌。

49岁还能夺冠,阿尔德哈尼的惊天一战跌碎了一地眼镜。他认为,在飞碟项目,年龄或许意味着衰老,但同时也意味着经验,他更喜欢看这个问题的积极一面。“射击需要经验。比方说今天的比赛,风很大,又下着雨,影响了碟靶飞行的轨迹,这时候我想我的经验就发挥作用了,”阿尔德哈尼说。“神枪”的笑容中掺杂着淡淡的忧伤

  阿尔德哈尼的笑容中掺杂着淡淡的忧郁

他喜欢射击,他也热爱他的祖国,都说50而知天命,而已经在这个年龄上的阿尔德哈尼却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将在哪里。他说这将是他最后一届奥运会。的确,49岁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绝对已经是职业生涯的暮年,但这一片灿烂的夕阳红,他却无法与祖国分享;这一瞬间迸发着数十年心酸喜悦光芒,却成为了他一个人的狂欢。

这是阿尔德哈尼的故事。孤独神枪离开了,最终只留下兴奋而遗憾的背影。

照片: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摄 编辑:马邦杰

版权属于新华社 未经许可不得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