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是这样被端上餐桌?揭开贩卖候鸟血色交易链

新华社2016-09-12 22:33:01

原标题:“美味”是这样被端上餐桌的? 河北广东联合揭开贩卖候鸟“血色交易链”

新华社广州9月12日新媒体专电(记者田建川 李俊义3.6万多只鲜活的野生候鸟被囚放于黑屋铁笼中,被喂食催肥饲料甚至“阿莫西林”等抗生素。很多被闷死冷冻后发往销售地,最终被端上餐桌……

它们本该在这个迁徙季,在天空中自由展翅,飞往温暖的南方。

近期,河北、广东等地查获多起野生动物非法交易案,揭开了一条“血色交易链”。

催肥、闷死、冷冻 30000多只候鸟被营救

近日,河北唐山市森林公安部门捣毁一特大贩鸟窝点。在这个位于唐山市芦台经济开发区海北镇的养殖场内,两个黑屋内存放了51排8层高的鸟笼,囚放着包括黄胸鹀、黄眉鹀、栗鹀、朱雀等共计3.6万多只候鸟,一些候鸟已死亡。

在该窝点内,警方还发现了大量喂食鸟类的催肥饲料和抗生素,包括苏子、烟酸诺氟沙星可溶性粉和阿莫西林。爱鸟志愿者告诉记者,“苏子”是一种浅黄色颗粒的谷子,喂食鸟类有催肥效果。该窝点的账目清单显示,这些候鸟被闷死、冷冻后,主要发往我国南方地区市场。

警方在该窝点的小院里发现了一辆天津牌照的货车,上面整齐地码放着运鸟的笼子。唐山一位护鸟志愿者告诉记者,唐山芦台开发区和天津相邻,贩卖候鸟的不法分子已形成盗猎、收售候鸟的网络,去年唐山警方也在芦台开发区捣毁一个长期贩卖候鸟的窝点,缴获死鸟1781只。

现场查获的黄胸鹀有6100只。黄胸鹀又名禾花雀,已被列入世界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也是国家林业局确定的“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之一。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普通级别的野生动物被非法买卖,一些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也难以幸免。今年5月12日,广东潮州市公安局在一辆福建牌照的客车上查获疑似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一批,经清点,包括疑似毛鸡、果子狸等共计80只;5月23日,深圳市公安部门在罗湖区一出租屋内查获疑似穿山甲活体32只。

猎捕、运输、仓储 违法手段黑暗凶险令人发指

记者采访广东、河北等地森林公安部门了解到,近年来野生动物犯罪呈现出隐蔽性强、网络化特征明显和反侦察能力强等新特点。不法分子手段残忍,野生动物交易血色产业链黑暗凶险,令人发指。

——模仿鸟鸣诱捕猎杀。河北省一名护鸟志愿者告诉记者,渤海湾地区是候鸟休憩、觅食的重要地区。每年的候鸟迁徙季节,一些不法分子便在稻田、湿地等地点放上诱捕机,模仿鸟鸣,张开10多米长,2米多宽的鸟网,等着鸟类入套。广东惠州森林公安不久前在一处山脚下查获的捕鸟网更大,高度10米,长度达到30米。

广东省森林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说,除了网捕,不法分子还会使用投毒、枪击、下套等手段,在野生动物栖息繁衍地、迁徙停歇地、迁徙通道等活动区域非法猎杀野生动物。今年4月,东莞市公安森林分局抓获一名涉嫌捕鸟人员,查获玉米粒、弹弓、钢珠等物品一批。

——黑车运输凶险隐蔽。装有野生动物的“黑车”前后一般都有两辆车“保驾护航”,其中,前车“探风”,后车“殿后”。在广东森林公安机关侦破的一些案件中,涉案车辆内不少都配有三角马钉、假车牌、对讲机和刀具等,“遇到警方追击,就在路面上撒三角马钉扎轮胎。”一名民警说。  ——“储藏室”隐身出租屋内。今年5月以来,广东深圳、广州两地森林公安部门查获的两起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案件中,活体穿山甲、葵花鹦鹉等均被不法分子藏匿在城区出租屋内。办案人员介绍,一些野味店一般也都是食客在店内点菜下单,店外出租屋加工烹饪,做好后再端上餐桌。

全链条跨区域打击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野生动物犯罪屡打不绝的背后是一条暴利的血色产业链。

河北一护鸟志愿者说,不法分子猎捕候鸟后,先卖给当地的一道贩子,视候鸟种类定价;一道贩子再转手卖给收购量更大的二道贩子,每只鸟可平均盈利5元左右;二道贩子买鸟后先养起来,经过催肥后再卖给收购者,每只利润也有五六元。此次河北唐山公安部门打掉的窝点是二道贩子,其饲养候鸟的能力达8万只,一季的利润至少有100万元。

事实上,近年来我国实施了“天网行动”“守卫者行动”“警钟行动”等多个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的专项行动。以广东为例,2015年1月至2016年7月,全省共立野生动物案件102起,其中立刑事案件16起,刑拘14人,收缴野生动物8993(头/只),收缴猎具145件。

然而,严打之下,不少问题亟待重视。广东省森林公安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网络上通过熟人进行交易的犯罪团伙日益增多,此类犯罪团伙组织严密、构架清晰、警惕性较高,侦查难度越来越大。需要网监、互联网公司等支持。此外,由于大部分野生动物来源于外省,由于缺乏系统的警务合作机制,对发生的案件多数只能停留在案件本身的查处上,查清、查实和打击“上下线”力度跟不上,难以从源头上彻底整治。

“群众举报是有效打击野生动物犯罪行为的重要途径之一。”广东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副处长卢开和说:“一个举报电话就可能挽救许多生命,对此,我们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